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假装正常

章节目录 抽丝剥茧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在平安夜这一天,来看画展的人变多了,这里变成了一个可以给情侣约会的地方。

    尧瑶为了应景,前两天就在门外摆好了圣诞树,挂上了小铃铛和彩灯,还准备了太妃糖分发给客人。

    她只要不是有要紧的事,每天都会待在艺术馆里面,来看画展的人基本都不认识她,有时候她会去站在一旁听客人讨论她的画,说什么的都有,她觉得收到的评价都很真实,倒是还觉得受益了。

    尧瑶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,在画展里面走,很多情侣都手挽着手,站在画前小声地讨论着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吗?”一位穿着白色大衣的女生问旁边依靠着的男生。

    “笨蛋,当然喜欢啊。”男生亲昵地回复她。

    尧瑶听到这对话,在暖气充足的室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可能自己真的是太成熟了,听不得这些甜言蜜语了。

    手机在口袋里震动,尧瑶拿出手机,是丰茹的消息,让她晚上回来吃饭,说做了好多菜。

    尧瑶回复说知道了,她看了时间现在是下午四点半,她打了个哈欠,有点乏了,室内温度太舒适了,让人想睡觉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的时候,桌子上的菜品自然是比平常丰盛很多的,愉快地和父母吃了饭,愉快地吹了蜡烛,这一天是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一切都结束,尧瑶坐在房间的地上拆快递,很多牌子给她寄了生日礼物,每一张精美的贺卡上都写着祝她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这一天,尧瑶收到了很多的祝福,也包括了黎之确的,他发了生日快乐,自然是没有回复的。

    她会想自己是该断个干净,还是让他恶心,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,她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,自己还真做不到像甄嬛那样。

    圣诞节。

    尧瑶自己一个人来到商场吃达美乐,点外卖很方便,但是她就是想来店里吃刚刚出炉的,带着脆香味的披萨。

    虽然是冬天,但是她还在喝冰饮,她觉得这一类快餐食物就是应该配冰饮,就像汉堡必须配可乐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手机顶部弹出黎之确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?”她回了个问号。

    “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黎之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尧瑶接听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我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现在说也行。”

    尧瑶心想,还能有什么事,也不会是什么天大的事,等了大概一分钟,对方也没在说话,她就挂掉了。

    黎之确想不到用什么方法能再见到尧瑶,他是很想见她的,具体是为什么他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或许,是想她了吗?他思考着自己的这种情绪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黎之确没想到再次见到尧瑶,是在他们律所举办年会的那一天,那一天不仅他们办年会。

    A市有那么多酒店,他们都能遇到,黎之确是很惊讶的,他想见她,从那天在酒吧送她上车之后,就很想见她。

    上次一个让他饱受念想的人是苏语凝,尧瑶居然能带给他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,他们认识那么久,从没有过这样抽丝剥茧的感觉。

    黎之确曾经每天绕路去艺术馆,但是都没有下车进去打扰,如果尧瑶不在他会失落,如果尧瑶在他会对视无言。

    当黎之确在酒店大堂看到尧瑶的背影,就毫不犹豫地上前拍她的肩,她回头发现是他,眼底尽是诧异,随后又变成那副冷淡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她问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所今天年会。”

    黎之确看着尧瑶手里领着一个红袋子,上面用金色字体写着江河房地产集团。

    “哦,我要走了。”尧瑶说着就要走,对他的出现没有感到有什么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黎之确立马拉她的手,说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送什么送,放开。”尧瑶瞪他。

    眼瞧着面前的她要生气了,黎之确立马松开手,但是心里实在是又不想让她就这么走了,就只能隔着一段距离跟在她后面,然后看到她上了一辆商务车,拉开车门的那一瞬间,黎之确瞧见了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黎之确停下脚步,望着黑色的商务车驶去。

    这晚之后,黎之确感到揪心的难受,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,他想去问尧瑶那一个中年男人,他是谁?

    多次点开尧瑶的微信打的字删了又删,还是没有能发出去,他怕从尧瑶哪里听到不愿意听到的话。

    黎之确看着桌上黑了屏幕的手机,又觉得是自己咎由自取,喜欢上一个自己曾经看不起的人,确实够犯贱的,尧瑶觉得他恶心也倒是正常。

    他去美国的那段期间,时常回想起尧瑶给他做早餐的日子,一觉醒来就是做好的早餐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那时候,黎之确要求她每天做早餐是有私心的,那是因为他和苏语凝发生的第一次,那个清晨,她留下来一个冷的三明治和一盒牛奶,就悄无声息地走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他,还以为自己能不止吃一次苏语凝的早餐,那个三明治也没觉得有多冷。

    这些事尧瑶什么也不知道,当初只要起来了,第一件事就会记得给他做早餐,几乎没有忘记的时候,还会问他有什么要求,面包里面放肉松可以吗?胡萝卜和白萝卜都行吗?你觉得多甜才算甜?

    明明是很小的事,但是尧瑶都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那时他只觉得尧瑶在装单纯,装无知,每个月就用两千五,还要问他是不是用太多了?

    她像那种想要攀上富二代的女生一样,先要装得对金钱毫不在意,这样才会得到富二代的青睐。

    当他和别的女生有亲昵举动的时候,他一开始并不在乎尧瑶在不在,觉得她确实是无关紧要的,后面发现尧瑶有意的在学校避开他,他就存心想要她不舒服。

    本科的时候,班上的男同学私底下会讨论学校里面好看的女生,其中也提到了尧瑶,男生之间要不就是闲言碎语,要就是在做青天白日梦。

    当时有一个男生说:“那个中文系的尧瑶,感觉在床上说不定是别有一番风情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生一向爱说荤段子,男生之间听听就会笑一笑,那时候黎之确却对他说:“你把脑子往墙上撞一撞,也别有一番风情。”

    读书的时候,他只接触过两个女生,共同点是黏人和烦,他不知道那些女生怎么有那么多精力要求天天通视频,打电话,消息回复慢了就生气,平日里花束外卖小礼物都准时到,她们需要那种被捧着的感觉,感觉到自己没有被捧着就闹不愉快,尧瑶就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黎之确唯一确定过关系的女生是方希,那是因为苏语凝见过她,所以黎之确才想着确认关系。

    说喜欢方希倒是也没有多喜欢,他觉得恋爱和谁谈都一样,遇到灵魂伴侣本来就是极少数的事。

    谈恋爱的时候,他没怎么理过尧瑶,他觉得尧瑶和以前没区别,对话框最多的内容就是她去超市购物,会问他这个要不要买,那个要不要买,你喜欢这个吗?活像一个家庭主妇。

    那一年和尧瑶提起分开,他是真心地想要和尧瑶分开,因为自己的职业方向有了新的规划,而且他本来就没有把尧瑶放在他的未来里。

    到美国之后,他也没有解绑卡,他觉得尧瑶要是还想用钱就用,他也无所谓,后来他再也没有收到银行的账单。

    毕业之后,他就在美国的律所工作,期间回过一次国内,先是回了自己家,又回到了公寓。

    那只鹦鹉不见了,他以为是被尧瑶带走了,阳台的绿植已经枯萎发烂在泥土里,他打开尧瑶之前的那间房间,空荡荡的,被子迭成方块放在床尾。

    这一切看上去都很明显的长久无人居住,那时他也觉得没什么,他早就预想过会和尧瑶再也不会有联系,他最后检查完毕,关上公寓的门,第二天就坐上飞机回美国。

    之后在国内相遇的每一次,尧瑶都点燃了他的导火线,他本来觉得一个相处过的人,分开之后,过得怎么样,甚至是不是已经结婚生子,还是离婚带娃,都是和他无关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这不是他的人生,大家都是彼此人生中的过客,甚至不知道遇见的哪一面,会是人生的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在餐厅看到尧瑶的那一刻,心就坐不住了,没办法平静地坐在位子上吃着所谓的进口鹅肝。

    自那天看着尧瑶上了商务车过后,黎之确在上班的时候,总是心不在焉,他从来不会是那种因为私事就耽误工作的人。

    他满脑子都是尧瑶,想着尧瑶之前说的话会不会都是真的,不是为了气他才说出来的话,她真的和一个老男人搞上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想到了网上那些打小三的视频,几个人扯着小三的长发,一个人狂扇着巴掌,把小三的脸打得红肿冒血,评论底下都是叫好的,觉得真爽快的。

    黎之确疯狂地想着她,想着她在做什么,会不会在和别人亲吻,和别人一起躺在酒店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他明明不止一次这么想过,但是这次是最痛苦的,因为他第一次看到了那个中年男人,脑海中描绘的影子真实地出现了。

    或许,他是疯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