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-> 惊鸾(双重生)

章节目录 惊鸾(双重生) 第180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一众宫人手持拂尘及盥漱之物,呈双翅站在贵妃榻前,服侍沈鸾起身更衣。

    青纱帐幔挽起,绿萼笑得温和,她还不知夜里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昨夜裴晏远远打发她们去了廊檐下后,也没再唤她们进殿,只后来叫人备了热水净手。

    绿萼言笑晏晏:“姑娘这一觉倒是睡得沉,奴婢过来好几趟,都不见您……”

    倏然看见沈鸾红肿的一双杏眸,绿萼唬了一跳,赶忙转身叫人被冰块送上来。

    她心急如焚,盯着沈鸾满是诧异:“这是如何弄的,怎的眼睛肿成这般?”

    枕边备着靶镜,沈鸾低头望镜中的自己一眼,差点也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茯苓和绿萼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沈鸾红唇嗫嚅,少顷,方面露悲恸哀切:“只是夜里梦魇,哭了一场,不算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宫人端来漆木托盘,绿萼挑一小块轻抚沈鸾眼周,她轻声慢语:“怪道陛下吩咐不可吵着姑娘睡觉,原是因着……”

    沈鸾为之一振,那眼角的冰块竟叫她挥落在地。

    她如今是听不得“裴晏”二字,一提就急眼。

    “提他做什么?”沈鸾忽的沉下脸,“日后都不许提他。”

    绿萼吓一跳,倒也熟悉沈鸾时不时和裴晏闹矛盾,她笑盈盈道了声“好”,而后不疾不徐,又从那托盘中挑了冰块出来。

    沈鸾心虚,若是往日,绿萼必是要问上一番,或是福身,好生劝慰一二……

    她喃喃,目光在绿萼脸上细细打量,半天仍看不出有何异样,又怕绿萼昨夜听了什么不该听的。

    沈鸾清清嗓子,瞅着绿萼细看:“你今日怎么……不劝我了?”

    绿萼弯唇,笑睨沈鸾一眼:“姑娘和陛下,奴婢劝的还少了?左右不过是为着些小事,且姑娘三天两头,让人关了殿门不让陛下进来,若奴婢回回都劝人,兴许下回姑娘就该恼奴婢了。奴婢可比不得陛下,和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沈鸾急急拿丝帕去捂绿萼的嘴,双脸羞红:“好啊你,如今连我都敢打趣了……”

    绿萼连声求饶:“姑娘饶命姑娘饶命,日后姑娘和陛下有龃龉,奴婢自当日日劝着,再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鸣鸾殿笑声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,今日天放晴,日光满地,蝉鸣聒噪。

    先前沈鸾养在蓬莱殿的那鹦鹉也叫茯苓寻了来,挂在楹花窗前。

    那鹦鹉着实看人下菜碟,沈鸾不在宫中这一年,它也懒得学念书。日日吃了睡睡了吃,服侍它的宫人又是尽心尽力的,一顿都没落下。

    再见面,那鹦鹉已成了一只圆滚滚的小胖鸟。

    沈鸾手执团扇,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隔着金丝楠木笼子,沈鸾拿扇柄,戳戳鹦鹉圆鼓鼓的肚子,她笑得前仰后合:“这鹦鹉,如今还飞得起来吗?放眼全京城,也找不出比这更胖的了。”

    服侍鹦鹉的宫人福身,低头回话,也跟着笑:“许是天热,它懒得挪窝。待入了秋,兴许也能飞得。”

    小胖鸟好似懂人语,闻得沈鸾笑它胖,对着沈鸾龇牙咧嘴好一阵。本来想骂人,可惜多日未勤加苦练,如今连说话也不会。

    沈鸾听了半日叽里呱啦、听不懂的鸟语,笑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她笑着调侃:“这般胖,往后就叫滚滚罢,这名衬你。”

    宫人伏跪在地:“奴婢谢主子赐名。”

    鹦鹉:“嘎!嘎嘎嘎!”

    翅膀扑棱扑棱,疯狂往上飞起,无奈太胖了,还没飞起,先是一爪子踩空,整只鸟直直从那小木枝摔下,又引来沈鸾一通笑。

    在屋子闷了半日,虽然有鹦鹉逗趣,茯苓和绿萼仍担心沈鸾在屋子闷坏了。

    茯苓笑着道:“园子的花儿都开了,姑娘可要瞧瞧。”

    沈鸾不以为意:“不过是些花花草草,又什么好瞧的。”

    且这天热,她也懒得动弹。

    茯苓不依,哪里肯饶人,好说歹说,终将沈鸾劝出门:“姑娘就当是陪陪奴婢,奴婢眼皮子浅,可没见过那等好物。听他们说,我们湖中的莲叶,竟是能坐上一人,也不会沉。”

    沈鸾果真来了兴致:“这话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,那莲叶原是东洋献给陛下的,如今倒是栽在我们湖中。姑娘瞧瞧,那边就是。”

    柳垂金丝,沈鸾站在垂柳下,举目望去,绿意浓浓,接天莲叶。那莲叶竟比井口还大,宫人站上去,也不会沉至湖中。

    沈鸾唇角笑意渐深,琥珀眼眸映照满天日光。须臾,又好奇:“这湖中都是红莲?”

    茯苓福身:“是,姑娘若想看,还是往这边走,那边都是菡萏,含苞待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菡萏。

    骤然一惊,沈鸾耳尖泛上片片红晕。

    日头晒人,汗流浃背。她好似坠入昨夜那场荒唐,裴晏垂首低眉,在她耳边低语:“惟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……银铃*。”

    好端端的诗,竟叫裴晏改成那般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沈鸾恼极,可恨她当时双足都让裴晏握在手中,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,连带着这满园红莲也带了愠怒之色。

    沈鸾甩袖,愤愤转身离去:“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茯苓和绿萼不明所以跟了过去,却被沈鸾拦在殿门口。

    二人面面相觑,而后无奈仰天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殿内,珐琅彩瓷双耳三足香炉青烟弥漫。

    沈鸾埋在青缎引枕上,云堆翠髻,满头珠翠。

    都怪裴晏,若不是他……

    沈鸾气恼捶了下枕头,然拳头砸向的地方,却是一个温热掌心。

    沈鸾怔怔抬眸,猝不及防,迎上裴晏那双如墨眸子。

    沈鸾讶异: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思及眼前这人作夜的恶行,沈鸾偏过头,面对着墙角,只拿后脑勺示人。

    茯苓和绿萼果真是越来越不用心了,竟让裴晏无声无响踏入自己殿中,也不通传一声。

    沈鸾独自生闷气。

    半张脸枕在手臂上,生了半日闷气,却只闻身后一阵窸窣之声,不见裴晏开口。

    沈鸾双眉紧拢,悄悄地、悄悄地往后瞥去一眼jsg。金镶玉步摇低垂,入目所及,却是一桌子的莲子壳。

    沈鸾狐疑皱眉:“你这是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话犹未了,唇边忽的落下一颗莲子。

    由轻及重,那莲子随着裴晏的手指,落在沈鸾唇角。

    莲子味甘清冽。

    沈鸾抬眸瞧,泄愤似的,一口重重咬在裴晏指尖。

    裴晏不怒反笑,笑声沉沉,似从胸腔发出。

    他垂首俯身,一手扼住沈鸾的下颌。

    沁凉的薄唇贴在沈鸾红唇上,霎时,莲子碎成两半。

    淡淡的甘苦在唇齿间蔓延。

    日光满地,竹影婆娑。

    鸣鸾殿四面环水,崇阁巍峨,雕梁画栋。

    落日熔金,余晖悄无声息透过楹花窗子,落在临窗下相依的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气息灼热,裴晏一张脸近在咫尺,喉结轻滚,沈鸾只觉鼻息眼前,都是裴晏一人。

    殿中燃着的海棠香,如今也似染上莲子的甘洌。

    尝久了,又好似有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廊檐下宫人侍立,隐约闻得窗外宫人细碎的脚步声,或是蝉鸣虫叫。

    沈鸾耳尖渐渐沾染上绯红。

    良久,那桎梏自己下颌的手指终于松开,裴晏哑然一笑,指腹覆在沈鸾红唇上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“莲子”极为“怜子”,是心悦之意。

    沈鸾拂开裴晏手指,杏眸水雾朦胧,她撇撇嘴:“陛下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,不过一盘莲子,就是聘礼了?”

    落日西斜,余晖满地。

    裴晏勾唇,轻吻过沈鸾眉眼:“那卿卿想如何?”

    只是玩笑之语,沈鸾何曾想过真要裴晏什么。

    她一时语塞,只觉脑袋空空,思忖半晌,连个主意也无。

    沈鸾怏怏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落在眼角的薄唇再次往下,沈鸾气息再次被裴晏夺了去。

    纤纤素腰落在裴晏掌中,须臾,耳边落下裴晏低沉一笑。

    额头相抵,裴晏声音轻轻:“那……江山为聘,可好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