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修复师

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三章 谋取人皇印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那巨蛇惊世,像是顷刻之间,就要将苏小凡吞噬灭杀,可苏小凡在这一瞬间,则仅仅只是抬了抬手,然后,随意的抓住了那一颗巨蟒的蛇头。

    随后,苏小凡随意收缩拳头,那一头巨蟒的蛇头,就应声而碎!

    那一道巨蟒的身体,也紧跟着那一道蛇头,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,然后直接跟着全部炸裂爆碎!

    “你真成了未亡人?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,罗恩家族的嫡系继承人,在十几年后,再回帝都,居然是以未亡人的身份回来的么?罗恩家族,真要断代灭绝了吗?”

    宽广的街道上,深处有一家高大的宅院里,有几道身影似乎也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他们在此时也纷纷从宅院子里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几道身影,带头的是一个穿着紫色裙子,身上带着一抹高贵气息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远远的赫然也看向了苏小凡。

    她看着苏小凡,一手轻松捏碎了一条威压形成的巨蟒,她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罗恩家族,毕竟是公爵府,只不过,后来因为老公爵出事,才降为了伯爵府。

    这一条街,距离卡特帝国,也仅仅只是隔着两条街和一条古城河,这一条长达三公里的长街上,一个有十一家帝都顶级权贵的院子。

    罗恩家族,已经落寞多年。

    再加上,正常的家族,有人进出,尽管门口都有门狮之类的东西,但是几乎也不会轻易动用。

    那毕竟在某种程度上,更像是象征性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尽管这种门狮十分的贵重,一般人也不会轻易触碰它。

    “吱呀!吱呀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随着罗恩家族的门狮嘶吼,再加上这一拳的碰撞,这条长街上,有三四户顶级权贵的宅子,门也纷纷开了。

    很多人的目光,在此时也纷纷朝着苏小凡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有着帝国第一废物男爵的那个苏小凡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在记忆水晶之中,好像看到过他,他怎么回帝都了?他的封地不是在边疆卡城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废物男爵,怎么出现在了这里?”

    在北侧的一個宅子里,有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女,目光看着苏小凡,眼神里流露出了一抹好奇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听着罗恩家族没落的故事长大的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她不是罗恩家族的晚辈,但是她对罗恩家族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掌握的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她的父母长辈,几乎经常将罗恩家族没落的故事,当成一个教材,讲给她和家族的晚辈听。

    毕竟!

    在卡特帝国,这些年真正没落的顶级权贵,并不多。

    像距离这么近,又这么合适讲的家族更少,在某种程度上,几乎周围很多家族,都会将罗恩家族的没落,当成一个教育后代的例子。

    真正的顶级权贵,很少会像底层一样考试,考具体的知识。

    与底层相反的是,真正的卡特帝国顶级权贵,对普通的知识,比如天文,魔法,数学等等具体的科目,并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他们在意的,反而是对他们的一些有关顶级家族的其中的势力纠纷,以及如何管控整个家族的教育问题。

    出于力者受控于人!

    出于脑者控之于人!

    在卡特帝国,真正的顶级权贵,在教授后代的时候,除了自己的修为实力,对他们来说,最重要的是怎么去管理人,怎么去处理人际关系,怎么去规划一个万年家族的传承和发展。

    顶级权贵,要的不是一个技术性人才,而是一个管理型人才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比罗恩家族,更适合在这一片区域,当成例子。

    上千年间,在这一条长街上,没落的家族,一共也只有两个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家族,涉及到了太子党的禁忌,能说的,也就只剩下罗恩家族。

    “他回来了?回来送死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在卡城,由于很多原因,或许当年的一些人不会轻易动地动手,可是他来到了帝都,并且还是以一个未亡人的身份来的,那他就必然会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黑暗帝国刚刚稳定,与萨满帝国的通婚协议,也刚刚签订,上面应该有时间腾出手,去处理妖兽森林里的那一支镇边部队了。

    他,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返回帝都,他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有人,特意安排吗?”

    在这一条街的入口处,一个新进的顶级权贵家族之中,有一个中年人则也已经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仅仅只是看了苏小凡一眼,他脑海里,仿佛就已经分析出了很多特殊的形势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小凡,眼睛眯了一下,他似乎在默默算计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而也就在此时,罗恩家族,紧闭的大门也忽然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有一个穿着一身朴素衣服的老者,手中拿着一个扫帚和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绝美清丽的少女,目光都看向了苏小凡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那老者在看到苏小凡的那一瞬间,他身体巨震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一步跨越了门口,他当着所有人的面,直挺挺的跪在了苏小凡面前!

    这个老者向苏小凡地一跪,直接震惊了在场地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守宅人,暗鹰·罗恩叩见少爷!暗鹰恭迎少爷回家!”

    那老者头磕在地面之上,他语气之中充满了激动和敬畏,他这一头磕下,仿佛是在完成一件一直都在等待,一直都准备完成的一件神圣使命!

    这个老头的宿命,好像就是一直在等待苏小凡。

    那老者身后的那十三四岁的少女,则没跟着那老者一起跪下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看着苏小凡,一时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废……少爷?”

    那少女看着苏小凡,语气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,她的爷爷一直等待的人,竟然是她所知道的这个废物。

    “胡珂,快给少爷跪下!少爷,我孙女年龄小,不懂事,还望您不要怪罪!”

    “她出生的时候,家里人都不在,我就斗胆让她也延续了老太爷当时赏赐我的姓氏,也让她姓了罗恩,她现在叫胡珂·罗恩,如果少爷感觉不合适,少爷可以随时收回!我将姓氏传承,有僭越之罪,还请少爷责罚!”

    那老者一把将那少女,拉着一起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继续开口,他敬畏的低着头,似乎不敢多去看苏小凡一眼。

    家臣!

    苏小凡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,脑海里几乎下意识就冒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苏小凡甚至都没有任何思索的时间,就直接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在卡特帝国,家臣几乎是一个家族,真正的底蕴。

    所谓的家臣,就是一个家族,真正无比忠心的死士,就比如眼前这个老者,罗恩家族已经没落很多年,但是他在见到罗恩家族的嫡系后代时,也会在第一时间忠心叩拜。

    甚至!

    能见到家族嫡系继承人,对他来说,都是一种荣耀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距离家族没落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,但是这个老者,就看到苏小凡一眼,就可以立刻看出发现,苏小凡与他人的与众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,原本的记忆里,也有着其他家族,家臣的传闻,比如中部地区的洪元家族,洪元家族在三百多年前灭亡,所有的洪元家族嫡系,全部被境外一个势力灭杀。

    洪元家主,几乎从卡特帝国,被除名了。

    可是,在二百多年后,洪元家族的十九个匿名家臣,却联手拼命屠杀掉了境外的一个中等庞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那一战之中,洪元家族匿名的那十九个家臣,全部战死!

    而且,这些匿名地家臣全部都是自愿合伙灭杀掉一个境外地庞大的势力,没有任何地私信。

    毕竟洪元家族地嫡系在三百多年前已经完全灭亡了,所以他们也从没有想要因为灭杀境外地势力而得到任何的好处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想的,就只有替洪元家族的人复仇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这些大臣付出生命,也是甘愿的。

    此外,根据传闻,当年的卡特帝国,开国的第一任帝王,就是家臣从地方手里,拼命硬抢回来的。

    三千家臣,一战只剩十一个!

    在卡特帝国,主辱,臣死!

    这几个字,并不是用在朝堂之上的,这几个字,是用来家主与家臣的关系的。

    同样,在卡特帝国,要想灭杀一个家族,最重要的并不是把这个家族所有的嫡系和旁系血脉屠杀殆尽,真正重要的是,将这个家族的家臣,屠杀殆尽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那就要面对家臣的拼命报复。

    因为,在卡特帝国之中,最有衷心的,除了家族血脉之外,再者就是一个家族的家臣了。

    甚至,那些家臣,比家族的血脉还要衷心于一个家族。

    这种报复,能持续几年,几十年,甚至几百,上千年!

    这,就是家臣!

    眼前,这个老者,明显就是罗恩家族,真正剩下的一个家臣。

    罗恩家族已经没落,苏小凡已经成了一个笑柄,甚至罗恩家族从某种程度上,已经被很多人看做成灭族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情况下,这个老者依旧在坚守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寻找罗恩家族的血脉。

    而苏小凡,就是罗恩家族没落以来,这个老者,寻找到的第一位家族血脉。

    他在多少年没有见过苏小凡的情况下,在见到苏小凡的那一瞬间,他依旧是死死的跪了下去,眼神和语气之中的敬畏,也到了一个极致。

    “暗鹰……我记忆里,有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无意识地,苏小凡就这样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苏小凡看着地上跪着的那个老者和那个少女,微微点了点头,随后,苏小凡扫视了一周,开口道:“你起来吧,走,进去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并未理会周围的人,甚至没有理会,周围斜对门的那个青年,苏小凡只是平静的抬了抬脚,朝着祖宅之中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一旁人的惊愕的神情,苏小凡不愿再理会了。

    苏小凡来这里,并不是为了这个祖宅,也不是为了这个老者。

    苏小凡只是想在这里,等那个叫里根斯的人过来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小时,每三天一轮的朝拜,就要开始,苏小凡不想在路上浪费任何时间。

    苏小凡想趁着这个机会,混进去。

    棺材里的那一尊大帝,给的时间非常紧,可是,再紧的时间,苏小凡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命去拼人皇印。

    那样无脑拼的话,死的只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苏小凡很清楚,自己身体里的底牌,想要强行从教皇宫殿之中,拿出人皇印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自己只有智取!

    万一真拿不到,苏小凡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,第一时间寻找到轮回通道,然后,先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个仙殿的锁定,自己能做的,则只能是想办法破解。

    自己的底线,是活着!

    哪怕是活在仙殿的幻境之中,苏小凡都不愿意在这里死亡,只有活着,一切才有足够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苏小凡,你就这么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,你作为墨菲家族的女婿,我打了你,你就不想还手吗?你就不想和我切磋切磋吗?从伱刚刚出手的样子看,你应该已经成为了传说之中的未亡人。

    而未亡人一般不是都非常凶残,非常狠辣的吗?

    你在成为未亡人之前是废物,现在,在成为未亡人之后,你还是废物吗?

    就算你现在是未亡人,我也照样将你直接灭杀。”

    罗恩公爵宅子斜对门,刚刚出手的那个青年,眼睛斜斜的看着苏小凡,同时一步步朝着苏小凡逼近,他开口,他语气之中,似乎充满了无尽嘲讽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可苏小凡在这一刻,面对那青年的嘲讽,却根本就没有多说一句,苏小凡继续朝着前方走去,仿佛苏小凡根本就没有听到那少年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废物,面对这种嘲讽,居然也能忍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,成为了未亡人,还是废物,罗恩家族的没落,其实是从他开始的,他爷爷和父亲,只不过是遭遇了那件事情的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有足够的能力,如果他不这么废物,他也许还有机会,再度重振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看来,罗恩家族,恐怕要一直没落下去了,苏小凡,好像没有足够的能力,来重振整个家族了。”

    在路尽头的一个古老庞大的院子前,一个青年远远的看了苏小凡一眼,微微叹了一口气,他看着苏小凡,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没落家族的后人,果然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说的没错,一旦家族没落,家族之中的嫡系,才是损失最大,下场最惨的一批人,他这种废物,只会比想象之中的更惨。

    这些之前强大,现在没落的家族,会让各个家族的所有人都看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的实力弱的话,就只能够夹着尾巴做人,但是如果自己的实力强的话,也很难翻身。

    因为,各个家族的人,都不会去帮助一个没落的家族,也定然不会给没落的家族的后代提供任何帮助。

    这样长时间以来,这个家族就会也来越衰败,整个家族的嫡系想要好好生活,也就会原来越难。”

    罗恩家族祖宅北侧的那个院子前,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,看着苏小凡的背影,眼神之中则充满了怜悯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很久没有回来了,您看好脚下!”

    罗恩家族的那个家臣,暗鹰,他在听到斜对门的那个青年开口嘲讽之后,他的身体无声一震,他的身上一抹恐怖古老的杀机,幽然爆发,又幽然收敛。

    暗鹰知道,现在不能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苏小凡,罗恩家族的后代还存在,暗鹰相信,他们就一定有机会翻身。

    翻身之前,定是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未出手,甚至都没有抬头,朝着对面那个青年看去。

    况且,在卡特帝国,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那就是权贵之间,除非有生死矛盾,老一代强者不能轻易朝着年轻一代出手。

    这,几乎是一个所有人,都默认的规矩。

    这也是卡特帝国,为了保护年轻一代,同时,让年轻一代之间,充满了竞争性。

    “少,少爷,您,您喝水。”

    暗鹰身边,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,还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是在这院子里长大,在这院子里,除了她爷爷,她也未曾与其他人碰过面,虽然她爷爷平日里也教给她了不少规矩,可是,在她看到苏小凡的时候,她一时间,明显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她见苏小凡一步步朝着院子里走去,她几乎下意识将自己手中的一个水壶,朝着苏小凡的方向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小水壶,是她用来给自己盛茶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见那小女孩递过来的一个水壶,微微点了点头,倒也没有客气。

    苏小凡随手接过了她手中的水壶,也没有喝水,继续朝着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苏小凡的心思,根本就没有在这里。

    苏小凡的脑子,已经在疯狂运转,苏小凡在脑海里,开始规划和思索各种能拿到人皇印的方法,以及各种可能会遇到的事故。

    此外,自己现在,连人皇印真正的位置,都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想要知道人皇印的痕迹,有何尝容易。

    棺材里的那一尊大帝,只说了人皇印是在卡特教皇总部的大殿之中,可是,卡特教廷的总部建设,占地足足有数千亩。

    甚至,卡特教廷的总部,还霸占了一座山,作为了教廷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就算是自己进入了教廷之中,进入了教廷大殿,自己连人皇印的位置都无法找到,自己又怎么将人皇印,从卡特教廷之中带回来。

    自己面对的,可是真正的巅峰巨头!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这种传承了数十万年的真正巅峰势力之中,蕴含着怎样逆天的底蕴。

    像卡特教廷这种势力,哪怕是放在宇宙万界,混沌世界之中,都绝对是真正的巅峰势力!

    在真正找到人皇印之前,苏小凡也要做好十足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苏小凡,你这个废物你是在装听不到吗?哈哈哈,你们罗恩家族,都已经没落成现在这副样子里,你随时都也可能会死了,你都还不敢反抗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也对!缩头的乌龟,才能活的更久,像你这种废物……”

    从斜对门宅子之中,走出的那个青年,看着苏小凡一只脚已经踏入了罗恩家族祖宅的大门,他嘲讽的更加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现在,他并没有打算放过苏小凡,甚至还想要继续向苏小凡示威,他想要看看,苏小凡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他嘲讽大笑,双手也直接做出了侮辱性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然而!

    也就在他嘲讽的越发肆无忌惮的时候,他骤然感觉到自己面门前,有一道灭杀一般的恐怖气息,陡然轰落。

    他脸色忽然巨变!

    “吼!你敢!”

    他大吼,他身上的气息,也疯狂爆发,他一拳也朝着那灭杀一般的气息,强行对攻了过去!

    他想强行打碎那一道气息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拳头与那一道气息强行碰撞在了一起,他的身体之上,有骨骼炸裂的声音,也在这一刻骤响。

    随后,他的身体直接就朝着后方,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在空中,他拳头之上,就有殷红的鲜血与骨头渣子溅落!

    他嘶吼,暴怒,他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了他们祖宅的墙面之上!

    他整个人的声音,也猛地嘎然而止!

    他的身体,顺着墙面坠落在了地面之上,殷红的血迹,在墙面上留下了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血痕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落地,人也直接昏死了过去!

    “卡密家族,苏哈·卡密,巫圣初期,一击昏死?”

    那个无比嚣张的青年,一击被打的昏死在了胡同之中,原本目光朝着这边看过来的很多家族的人,在此时动作都不由猛地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整个宽阔的胡同,也幽然安静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这条大路胡同的入口处,那个一直在朝着这边看着的中年人,动作也微微僵了一下,他看着苏小凡,又看了看那个昏死过去的青年,他的眼睛都眯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在刚刚那一瞬间,由于没有很在意,他居然都没有看清苏小凡是怎么出手的!

    “未亡人,真的能让一个废物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强大到这种程度吗?”

    “他刚刚一击,直接将苏哈·卡密,打到了昏死?这是未亡人的灭杀攻击吗?我听闻,未亡人可以利用自己体内禁忌鬼物的能量和灭杀规则。

    苏哈·卡密是在无意之间,触碰到了苏小凡身体里禁忌鬼物的灭杀规则了?

    一击,直接昏死?

    苏小凡应该是没有这种级别的战力的,就算是他借用了禁忌鬼物的力量,也不应该有这个战力。

    可苏小凡身体里,那个禁忌鬼物的灭杀规则,会是什么?

    这个废物,难怪敢轻易回帝都,他不会感觉,他有了这点实力,就真的能回帝都了吧?”

    在罗恩家族祖宅的正北方,那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后,有一个气息强大的青年,看到眼前这一幕,他也微微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小凡,他总感觉,他看出了一些关于苏小凡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,引诱他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他是高估了自己的战力?他是想,重振他们罗恩家族,亦或者,是找当年的凶兽,给罗恩家族报仇?如果是这样,那他或许会死的很快。”

    那十二三岁小女孩的右手边,有一个中年人,目光看着苏小凡,此时也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似乎也想起了一些什么,随后,他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以后将会是我们邻居吗?”

    那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,目光也在苏小凡身上,多停留了一会儿,她看着苏小凡继续朝着宅子里走过去的背影,她眼睛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眼神里,似乎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苏小凡继续朝着祖宅里走去,一脚迈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罗恩家族的那个老者家臣,和他身边的孙女,此时动作也都明显停顿了一下,他们两个看着苏小凡刚刚出手,他们两个明显也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不是废物?少爷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烦透了对门的那个人了,少爷就这么一招,就把他打废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女,咽了一口唾沫,她喉咙有些发干。

    苏小凡根本不在意外面人的反应,在神墟禁区的时候,自己连巫神二阶,三阶级别的巨头,都斩杀过,现在这种程度的出手,苏小凡心中,已经没有很多波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卡特帝都,墨菲公爵府。

    “什么?苏小凡来帝都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废物不在卡城,他来帝都做什么?他一个废物,他是来送死吗?在这个敏感的时候,他来帝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墨菲公爵府,一个手握金丝拐杖,头发花白,身上带着一股真正贵族气息的一个女人,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闻声脚步幽然停下。

    卡特帝都已经入冬,前几天下的雪,还没有完全融化。

    那头发花白,手握金丝拐杖的女人,正在欣赏着墙角的一束梅花,那梅花娇艳欲滴,在寒风之中,显的越发具有气韵。

    那女人赫然是墨菲家族的老太君,墨菲老太君!

    她是这一任墨菲家族家主的亲生母亲!

    她原本还在气定神闲,可她在听到苏小凡这两个字的时候,她所有的动作,就都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,根据我们的人,刚刚传回的情报,那个废物在大街上,一招废掉了卡密家族的一个巫圣初期的青年。

    那个青年,前两年还曾给您祝过寿,叫哈苏·卡密。

    前两天,从神魔坟场传来的消息,应该是真的,他应该真成了未亡人。

    我在想,这会不会与妖兽森林里的那一支镇边部队有关?他,毕竟是那个废物的姥爷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废物的父母和爷爷全部都在一夜之间死亡,他因为妖兽森林的兽潮和黑暗帝国的压力,他并未能在第一时间返回帝都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也一直在戍边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实力,也没有家族中其他嫡系的实力高强。

    但是谁都清楚,他这些年,心里必然也是有一个疙瘩的,皇室之中的人,至今都没有给他一个交代,现在的帝王,更是态度模糊。

    甚至,朝中都已经有传言,说卡特王上,要在这两年,准备收拾妖兽森林的那一支大军了。

    苏小凡在这个时候回来,我感觉,是不是有人在设局?

    此外,神魔坟场,有禁忌之主巡游天下,神墟之岛,今天忽然失联,再加上司天监在十年前算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将要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消息,再加上苏小凡忽然出现在帝都,我总感觉,有人是在设局。”

    墨菲老太君身后,有一个手中拿着一个古朴算盘的老者,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也眯了一下,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思考到了更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设局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有人设局,会是怎样的一个局?”

    “苏小凡只是一个废物,哪怕他成为了未亡人,他也只是一个废物,他这样一个废物,就算是有人设局,他最多应该也只是一个小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墨菲家族的老太君,在短暂的失神时候,很快也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她眼睛眯了一下,手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,您不感觉,这两年黑暗帝国与萨满帝国,安静的有些过分了吗?”

    “甚至,就连我们卡特帝国,以及一些特殊隐藏在黑暗里的顶级势力,这几年都安静了很多,我在想他们是不是都已经得知了一些什么?

    另外,处于半沉睡状态的老祖宗,在八年前也传递出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老祖宗说,这两年让我们留意一下各大禁区的动静,老祖宗是不是也感受到了一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过,各大势力在安静了一些的同时,他们之间的摩擦,则并未消失,各方之间的明面上的战斗停止,但是暗中的战斗,却激烈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,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拿着算盘的老者,一边开口,一边将自己的算盘,放在了老太君身前的一个石桌上,并且,他的手,在算盘上,也拨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道:“根据我们墨菲家族当初的誓言,苏小凡我们不能杀,甚至如果知道他有难,我们还必须倾尽全力相助。

    他在卡城的时候还好,他几乎与我们,已经没有了任何联系。

    现在,他到了帝都,我们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去对待他?

    各大顶级势力都有自己的眼线,苏小凡出现在帝都的时候,恐怕很多顶级势力的人,也应该都已经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在帝都之中,因为当年的事情,想杀他的人,绝对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无辜的,遭受牵连的,但是当年动手的人,绝对是想斩草除根的,苏小凡,我们是救,还是观望,再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手放在算盘上的老者,一边开口,一边再度拨动了一下,桌子上的一枚算珠。

    “观望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立刻把这个消息,给沉睡的老祖宗传递过去,同时,派人守在皇宫门前,一旦会议结束,立刻将这个消息,传递给我儿索隆·墨菲!”

    墨菲老太君明显也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。

    她在听到那老者汇报之后,她在第一时间,立刻也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罗恩家族。

    苏小凡回来的消息,在暗中波涛汹涌的帝都,掀起了一场不大也不小的波澜。

    苏小凡此时站在罗恩家族的书房之中,正在看一副古老的地图。

    罗恩家族虽然已经破败,但是应有的东西,却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罗恩家族的家族书房,这与罗恩家族公爵时期的书房,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再加上,书房里,有罗恩家族的老公爵,曾经亲手布置的阵纹,一般的小偷小盗,几乎也很难真正进入这个书房。

    再加上,书房里值钱的东西也不多,盗窃贵族,在卡特帝国绝对是大罪,卡特家族的书房,在这么多风风雨雨之中,倒也保存的相对完整。

    这书房之中,自然也有卡特帝都的详细地图。

    “地图是二百多年前绘制的,卡特帝都已经存在几十万年,真正的帝都框架和主体,早已经被确定。

    这二百多年来,卡特帝国也有一些小队变动,但是真正变动的则并不多。

    朱雀大街是皇宫的入口。

    金乌大街是教廷总部的入口。

    这两道大街之上,根据家族书籍上的记载,都有大帝阵纹刻画,有类似明面上大帝阵纹刻画的地方,在整个卡特帝都之中,一共有八处。

    这八处遥相呼应,在辅助其他大帝级别的东西,几乎可以镇压住真正巫神九阶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,也仅仅只是明面上的。

    在数十万年的积累之中,谁也不知道,卡特帝国之中,究竟准备了多少后手和底蕴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我想拿走人皇印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看着罗恩家族密卷之中,记载的各种关于这座城的一些核心秘密,苏小凡越看越心惊!

    自己哪怕已经足够重视这件事情,也有可能,依旧低估了这一件事情的难度。

    人皇印,明抢,完全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甚至,一旦被教廷,或者皇室之中的人发现,自己也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哪怕自己身体里,有巅峰底牌,自己也几乎不可能,在整个城启动的时候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人皇印,这一枚天地印记,是从外界来的?”

    “人皇印,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?这是一百三十二年前,天地出现异常的时候,从外界坠入进这个世界的东西?

    当初与人皇印一起坠入进来的,还有一个东西,一个是一缕情丝,一个是一个残魂?

    那一缕情丝,也就是绕指柔?

    那一缕情丝,也就是那一口棺材之中,那一尊大帝给自己的那一道绕指柔?

    这一道情丝,可以取走,甚至驱动人皇印?

    至于那一道残魂,后来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消失了?

    那一道残魂,在生前还曾利用人皇印,镇杀过一尊半步大帝级别的存在?他消失后,大约三万年的时间,人皇印才落到了卡特帝国,现在皇室家族的祖宗手中?

    卡特帝国之所以能建国,都与人皇印有关?

    后来卡特帝国,神权和王权分立,神权管教众,王权管天下苍生,人皇印才被放入,现在的卡特帝国教廷的?”

    苏小凡看着这一段古籍上记载的历史,脑海里快速思索着,曾经那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。

    “绕指柔那一段情丝,如果真能催动一点人皇印,或许确实有一丝悄无声息,带走人皇印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有一个极度周密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计划,甚至得超越卡特教廷教皇的推演,不然的话,我根本无法带走那一枚人皇印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脑海里,疯狂思索。

    “朝拜的位置,是在中央教廷的神祗大殿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位置,就是教廷的最核心位置了,教廷为了保持自己神权的威压,神秘,以及让其有足够的威慑,卡特教廷才让不同的人群,不断进入朝拜的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这中间可能还涉及到了信仰之力。

    神祗符文上的能量和法则,与正常修士上的能量和法则,是截然不同的,甚至,我在混沌世界之中,也都从未见过这种能量和法则。

    这种能量和法则,应该不仅仅只是普通的信仰?

    贵族,商人,普通人,随机选择,随机朝拜,这极有可能,是那种神祗法则维持,亦或者变得更加神秘和强大的一个关键。

    我若是混迹在队伍之中,那到时候的信仰,是不是应该故意变得认真一些?

    再或者说,去的所有人里,信仰也未必都是真的吧?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真正的顶级贵族,虽然对教廷神祗,都还保持着神秘和敬畏,可是,要是真正的崇拜,恐怕也称不上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继续看着地图,用神识一目十行扫视着整个书房之中的资料,整个卡特帝都与卡特皇宫的面貌,在自己脑海里,也开始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优势是,没有人知道我要干什么?这里也没有人,知道自己真正的战力和底牌。

    现在,不会有人相信,我的目的是人皇印。

    这,是我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在分析着各种危险的时候,也在快速分析着自己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位置,是最有可能,放置人皇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两个位置没有,那么,我的行动,应该就算是失败了,我把这两个点,算成是真正的人皇印存放的位置,并且,我可以以此展开计划算计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只毛笔,苏小凡在地图上,画出了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苏小凡画出的两个位置,一个是中央大殿的神祗雕像手心位置,另外一个赫然是教廷仓库。

    根据古籍上记载,人皇印最初是被放在了,神祇雕像的手心的。

    卡特教廷,利用人皇印,镇压教廷气运。

    “这么年,古籍上记载的位置,会变吗?”

    “卡特教廷,会不会将人皇印,放在教皇身边?如果人皇印不在那神祗雕像手中,也不在这仓库之中,第三个可能,就是在教皇身边。

    可如果是这种可能,我能安全拿走人皇印的概率,就会更小。

    甚至,概率可能是零。

    只不过,根据罗恩家族的一个老祖记载,人皇印极有可能是超越帝兵级别的存在,它已经产生了自己独立的微弱意识和自己的道韵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它自己就相当于一尊活着大帝巅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古籍之中,记载的王不见王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    王不见王,并不代表着,两个真正巅峰无上的巨头,不能见面。

    王不见王,真正的原因,是天地之间两尊真正无上的大帝,修炼的道,几乎都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而两尊大帝的道,几乎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周围的天地。

    两尊大帝一旦长时间靠近,两尊大帝身体之中,蕴养和领悟的道,极有可能会出现相互影响,相互抵抗的现象。

    这种现象,会影响两尊大帝的根基。

    人皇印与教皇体内的道,同样不可能是相同的道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教皇将人皇印一直带在身边的概率,就会低很多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教皇,包括卡特帝国的帝王,乃至这个世界的巅峰巨头,应该也不会轻易,将人皇印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大道不相容!

    强者的道,会影响弱者的道,巅峰巨头的道,会出现争鸣天地万道的场景!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人皇印被放在某个地方,用来镇压气运,威慑敌国等等的可能性,会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人皇印周围,必然也会有几位强大恐怖的强者镇守,人皇印的价值,太大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看着地图,古籍,再加上自己在宇宙万界之中的理解,苏小凡疯狂的分析着每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也在思索着,自己每一个计划之中,有可能会遭遇的危险,以及每个可能实行计划之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“真正冒险,瞬间离去,是有一丝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帝级别的存在,现在大多都是处于沉睡状态,八大明面上的大帝阵纹,还有暗中的无数真正顶级的阵纹,也不可能是二十四小时全天运转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仅仅只是大帝阵纹,长达几十万年的持续运转,都足以让整个卡特帝国财政崩塌!

    我的优势,是时间和先机。

    但我也仅仅只是有一瞬间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眯着眼,脑海之中,各种计划,继续在脑海里疯狂的闪过。

    原本苏小凡感觉这个计划,几乎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,而现在,苏小凡却隐约之间,看到了一丝真正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,必须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成功和失败,我一定要保持着,我真正活着离开这里的概率。”

    “推演:方案一的漏洞和成功概率!”

    时间很紧!

    苏小凡看着罗恩家族的资料,以及这一路走来收集到的一些基本信息,苏小凡几乎瞬间就已经想出了几条方案。

    苏小凡根本没有任何犹豫,在自己提出自己的方案之后,立刻就用白幡,开始对自己的方案,进行疯狂推演。

    苏小凡的目光,甚至放在了那七子金莲之上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因为这一次行动,到了生死危机的程度,苏小凡会毫不犹豫的动用七子金莲!

    毕竟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,是最重要的,这是苏小凡所追求的最重要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少爷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为什么看起来有些愁容?少爷来的时候,您不是很兴奋,很开心吗?”

    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女,看着罗恩家族的家臣老者,她虽然年轻,可她在第一时间,也敏锐的察觉到了,自己爷爷的神情变化。

    “就他自己来了。”罗恩家族的那老者家臣开口。

    “他自己来了怎么了?难道不应该是他自己来吗?我记得爷爷你说过,卡城那边,我们家族已经没有强者。

    他自己出现在这里,说不定卡城的家族已经崩溃,在这种情况下,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?

    他是来避难的,亦或者是,想要重振家族?”

    那十三四岁的少女眼睛很亮,她看着自家的爷爷,她古灵精怪的脑海里,流露出了一个接着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她现在脑海里,也在好奇的思索着苏小凡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小胡珂,你嫁给少爷怎么样?”那老者在思索之中,忽然抬了抬头,他看向了自家孙女。

    “啊,嫁,嫁给他?我,我怎么嫁给她?少爷不是已经有未婚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虽然说,墨菲家族的人并不同意这一门婚事,可是……”那十三四岁的少女,清秀的脸蛋,蹭一下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自家爷爷,然后头很快就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明白您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并不讨厌他,他的容貌……您是想让我不要身份,和他一起生下一个孩子,当成是罗恩家族的后代,是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就算是少爷死了,我们罗恩家族与墨菲家族,与妖兽森林之中的那一位无上军主,就还有足够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罗恩家族的祖宅和底蕴,以及传承就还在?

    我说的对吧?

    并且,对于我来说,我也可以从一个丫鬟,一飞冲天,成为罗恩家族的主母,哪怕是一个落败家族的主母。

    但是,我的身份,依旧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甚至,如果我们前往妖兽森林,我也将会得到最高的待遇?您是这个意思吧,爷爷?”

    那十三四岁的少女,看着呆萌,脑子却很通透。

    她脸色通红,她朝着苏小凡所在的房间看了一眼,她立刻就把自己推演到的东西,全部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也看出了,自己爷爷的顾忌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爷爷最疼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爷爷能将命给罗恩家族,也能将命给她自己,只不过,现在她爷爷,明显也是处于一种犹豫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暗鹰·罗恩点了点头,他从自己口袋里,掏出了一个烟杆,他抽了一口烟,他嗯了一声,却没有说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怕死,作为一个家臣,他从生下来开始,从进入到罗恩家族,他就已经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在眼前这个小女孩出现之前,他是毫不犹豫,会选择在任何时候,为了罗恩家族,牺牲自己的。

    现在,同样也是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现在真正为难的是,自己孙女与罗恩家族,应该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“咚咚!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也就在那十三四岁少女,准备再度开口的时候,罗恩家族的门外,传来了一道急促沉重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谁啊?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那十三四的少女,胡珂·罗恩在听到那敲门声后,她立刻快步,就朝着大门的方向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爷爷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不用为难,如果真要和他生孩子的话,我愿意接受,我这些年,其实也没有遇到什么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爷爷,您真不用为难。

    我知道,您也在想着,是不是可以从外面找一个女人,让她立刻与少爷结婚,但是,外面的女人很难查证真正身份。

    一旦出现问题,将会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您当初收养我,不就是要培养出一个与少爷生孩子的人吗?

    你对我动了太多情感,爷爷,我真的并不感觉,很委屈。”

    胡珂·在走了几步之后,又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脸色已经通红,她说了几句话后,才再度朝着前方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老者见状,微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少爷,蛮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才见了少爷一面,但是我能感觉出,少爷是一个好人。”胡珂·罗恩一边开口,一边已经跑出了内院,朝着大门的方向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咚咚!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胡珂·罗恩红着脸,一口气跑到了大门前,她见大门的敲门声,还在响着,她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,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罗恩少爷,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罗恩少爷要的东西,我已经拿到了!”

    门开了一条缝,胡珂·罗恩通过门缝,赫然看到了一个满脸都是疙瘩,疙瘩中间还有一道刀疤的男人!

    这个男人赫然是之前,那个在坊市之中,叫里根斯的人。

    “神贴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东西是我们少爷要的?我们少爷……”胡珂看着里根斯手中拿着的那一张神贴,她微微愣了两秒。

    随后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她伸手接过那神贴。

    接着,她开口道:“你等我一下,我这就去给少爷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啊,少爷!”

    她开口转头,可她刚刚转头,赫然看到有一道熟悉的身影,赫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!

    她看着苏小凡,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了,刚刚她与爷爷之间的对话,她的脸蹭的一下,就变得更红了!

    “少爷,您是想去中央教堂之中,参与这一次朝拜?”

    “也对,您刚刚回帝都,参加教堂祭拜,接受神祗祝福,确实也能去去身上的杂气,您等我一下,我去拿点东西,和您一起!”

    罗恩家族的那个老者家臣,目光第一时间,也落在了里根斯手中的神贴之上。

    作为经常在帝都生活的人,几乎没有人,不认识神贴。

    毕竟,在帝都,每三天一轮的朝拜,这么多年轮下来,几乎每个区域的人,都会有人被抽到的。

    作为罗恩家族的家臣,他在五年前,也曾有幸被抽到过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一个家臣,他自然对于这种神贴的买卖,和一些黑暗之中的交换,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个满脸是疙瘩的里根斯,他第一时间,就大致猜到了苏小凡想要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家看家,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从今天开始,你们尽量少出门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一边开口,一边已经伸手接过了神贴,随后,苏小凡直接就一步,再度跨过了罗恩家族的大门。

    苏小凡没有在这里,耽误任何时间。

    苏小凡也并没有很担心,自己一旦行动,祖宅里的这一老一少,会遭遇什么报复,亦或者他们两个会被教廷抓捕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只要自己是在抢夺人皇印的过程之中,展示出足够强大的实力,那么,只要自己不死,他们两个就极大概率的,不会有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甚至,从今天之后,他们两个在卡特帝都的待遇,还会变得比以前,要高很多。

    因为!

    只要自己还活着,哪怕自己抢走了人皇印,卡特教廷和卡特帝国,都不会轻易与自己撕破脸!

    那家臣和小女孩,与自己之间,并没有什么交流,也几乎没有任何价值。

    杀他们,等于真正与自己撕破脸!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个势力,会在这种事情上,真正和一尊实力深不可测,底牌看不到尽头的人,发生这种生死冲突。

    毕竟,绝大多数人,都有自己的家族,家庭和朋友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个势力,愿意直面一尊拥有大帝一击神秘强者的报复和灭杀,除非,自己死了!

    就像是,如果一尊大帝,忽然偷袭了卡特王宫,并且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,强行抢走了卡特王妃!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这一尊大帝带着王妃离去,而这一尊大帝的家族,又在卡特帝国,卡特帝国都不会轻易,对这个大帝的家属,轻易动手!

    这,就是强者的威慑!

    同时,这也是一种默契,在很多情况下,祸不及家人!

    “罗恩少爷,您现在就去教廷吗?”

    “我雇佣的有马车,在中央教廷周围,除非有特殊情况,不能动用修行者的战力,您用不用乘坐我雇佣的马车去?”

    里根斯见苏小凡走出大门,他态度立刻更加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原本替苏小凡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,他还有些忐忑,但是他通过坊市牙行的情报系统,得知了这一条街,之前发生的事情之后,他立刻就打起了十分的精神,去办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贵族!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,像罗恩家族这种级别的贵族,哪怕是没落,也绝对比他这种人的地位和背景,要强大很多倍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苏小凡原本就拥有着贵族的身份,在这种情况下,弄到一个贵族的请帖,难度也立刻就降低了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!

    有一些家族的年轻一代,是根本不想去中央教廷朝拜的,那是需要耗费大约四个小时的时间,一直跪着的。

    里根斯能成为牙行的人,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行事风格,以及自己的一些门路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他也不可能,在竞争这么激烈的牙行之中,一直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苏小凡没有在意里根斯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苏小凡转头朝着罗恩家族的那老者,以及那少女挥动了一下手之后,就直接上了里根斯的马车。

    自己在脑海里,开始再度思索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苏小凡通过自己规划,以及白幡的推演,已经基本完成了一号方案的制定,可方案归方案,哪怕是有白幡参与,苏小凡也很清楚,等到了时候,必然也会出现无数变故。

    这一次行动,太过仓促,也太过粗糙。

    “吱呀!吱呀……”

    在苏小凡坐上马车离去的时候,街道上,又传出了两道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后,街道上,有两个刻画密密麻麻神秘符文的马车,从两个古老高大的宅子之中,忽然走出。

    “神贴?凯瑟家族与特舟家族,难道也有人要参加这次朝拜吗?”

    罗恩家族门口,暗鹰·罗恩注意到了那两辆马车,他看着那两辆马车,深情微微地愣了一下,但很快回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马车上贴着的有神符,这种神符,与苏小凡之前从里根斯手中拿来的神符一模一样,这是参加卡特教廷朝拜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同路的吗?”

    苏小凡从马车的窗户上,看到了那两辆车,眼睛则微微地眯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!

    金乌大街上!

    苏小凡乘坐着马车,几乎刚走到金乌大街上的时候,就感觉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压!

    苏小凡感觉自己的神魂,都在颤栗,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人感到无比恐怖!

    这种威压,是来自地下。

    苏小凡仅仅只是感觉这一股威压出现,就有一种想要真正匍匐的冲动,甚至,自己的所有秘密和底牌,在这一股威压面前,都像是无所遁形一般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小凡的身体内,天元珠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一股威压。

    天元珠上,有神秘符文自动流转,天元珠将自己与外界,彻底隔绝,同时,天元珠外侧的一层光,也无声的将苏小凡的丹田,给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元珠原本就有着隔绝天下万物的能力,在通过天道之手融合之后,苏小凡隐约感觉,天元珠与自己的契合度,则显得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现在,有威压袭来,天元珠已经能根据自己的意念,无声之中去护住自己身体里的东西!

    “这是真正的大帝阵纹吗?”

    “金乌大街长十里,大帝阵纹也蔓延十里,这金乌大街上散发出的威压,实际上仅仅只是大帝阵纹散发威压的一丝气息的外泄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竟然都还能产生这么恐怖的威势吗?简直不可思议!

    苏小凡在这一股恐怖的威压之下,低声自语,好像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小凡的目光,也朝着外侧看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也就随着这威压的出现,马车也停了。

    前面拉车的马,几乎下意识就跪了下去,它在这一刻,同样也感觉到了那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惊世威压。

    不过,马车上的那一道神符,在此时则无声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神符上有淡淡金色的光辉,无声洒下。

    随着那一道光辉洒下,苏小凡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一松,仿佛身上所有的威压,在那神符上的光辉洒落之下,都立刻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地上匍匐跪下的马,也在此时像是感觉到了身体一松,跪地的马,犹豫了一下,从地面上带有恐惧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刚刚赶车的里根斯,都跟着马一起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眼神里,却并未流露出多少恐惧和惊慌,他只是眼神敬畏,兢兢业业的起身,然后,老老实实的去牵住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罗恩少爷,我们上神道了,前方,就是中央教堂了,也就是卡特教廷的总部,十里之后,您需要下车前行,进入中央教廷。”

    赶车的里根斯,敬畏开口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凡见里根斯开口,并未回应,苏小凡只是随手将一袋金币,扔给了赶车的里根斯。

    苏小凡很清楚,与这种人怎么交流。

    与他们交流,根本就不用多余的话和多余的动作,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钱,他们就一定会将你当成亲爹供着。

    这种人,从来都只是认钱,其他的什么都不认!

    “苏小凡,你这个废物,你真来帝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么,今天你就可以死了!现在,下车!”

    陡然!

    也就在里根斯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狂喜,他准备对苏小凡感谢之时,金乌大道右侧,有一道气息极为强大的身影,骤然朝着这边冲了过来!

    那一道身影身上,恐怖的杀机,也在第一时间,朝着苏小凡的方向恐怖爆发!

    (本章完)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